給自己的攝影計劃—【Face on Film】



自從全職工作以後,拍照的時間空間都被急速壓縮,除了在外地時有心力舉機拍照,日常相機都留在防潮箱裡安眠。唯一處於現在式的攝影計劃,是上年八月開始的【Face on Film】。


顧名思義,這是用菲林拍攝的人像的相簿,沒有可誇的拍攝技巧,還不時炒相,但卻盛載著日常的時間標記,一次見面、一次相聚,菲林將時間凝固,留下看得見的停頓。


每張菲林的曝光都不能逆轉,因為銀鹽的化學方程是單向的。和時間一樣,秒針的移動是單向的、不能逆轉的。兩種流動相撞,使停頓變得清晰可見。


在4K影片按下「暫停」,都能得到800萬像素圖片的2017年,菲林攝影好似帶點無理。不過我重視的是把快門按下的一剎。我把時間以化學方式凝固一次,是魔法、是科學,是事實、是感受,都分不清,也不必分清。


假如林海音在《城南舊事》裡,以文字在北京老胡同尋找童年,那麼在這相簿,我就是用菲林在香港的大小角落,蒐集屬於我自己的二十歲時代。


Youtube Channel Vsause的Michael拍過一條為題「What Will We Miss?」的影片,列出當人類社會走到6009年、22000年會怎樣。我現在可沒有想到文明的終結是怎樣,近一點,我在猜想自己老了時會怎樣,回想過去時想念的是甚麼。


流過的時間不能逆轉,如同菲林的曝光不能逆轉一樣。時間過得很快,如同光的速度很快一樣。時間在生命施加變化,如同光線在菲林上施加變化一樣。是的,我們都只能活一次。

兩件相像的事碰撞在一起,便是【Face on Film】這本相簿。

最後,感謝上面幾位讓我刊登的朋友和可愛的媽媽。

攝於 2017 上半年 @ 香港

Instagram|dorasonhk

Facebook Page|Dorason Photography

Blog|Visual Record

後記:每張相載有的原始信息,都是多面而且未被開發的。攝影計劃,或許提供了一個機會,讓每位拿著相機的人,擦亮和放大某些面向,梳理並說出一些想法。邀請你也來試試。

Comments

Popular